留學兩年敗光200萬:千辛萬苦,我終於把孩子養成一個廢人

2019年02月11日     32,366     檢舉

|近幾年,成人的各種心理問題的根源被追溯到原生家庭,於是越來越多的年輕父母開始思考孩子的教育方式和方法,在媒體的大力引導下,孩子的教育問題被重視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真正的成長,是讓他成為獨立的自己。

最近,有個新聞很火,在微博上的閱讀量,已經過億。

說的是,哈爾濱的劉女士,將22歲的兒子送到國外讀書,兩年最少花了200萬。

兒子,卻連預科都沒有通過。

回國後也天天在家玩遊戲,吃飯都是奶奶送到跟前,一口口喂。

22歲的兒子,和家人僅剩下的交流,就是要錢。

12年前,劉女士和丈夫和平離婚。離婚後,孩子被接到奶奶家。

劉女士和前夫,雖然後來都各自組建了新的家庭,但對孩子都是有求必應,只要是兒子想要的東西,都會無條件滿足。

這份疼愛,卻沒有讓兒子變得樂觀開朗,反讓他越來越頹廢。

留學回來後,兒子甚至連飯都需要家人去喂。

他們千辛萬苦,想給兒子最好的,到最後,卻終於把孩子培養成了一個廢人。

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留言區裡普遍的觀點是,過多的給予,會把孩子培養成巨嬰。

這句話,當然對,但在這起新聞裡,劉女士和前夫給孩子的,恰恰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至少,他們沒有給孩子,或告訴孩子,這四件事情。

再愛孩子,如果你是三觀正確的父母,都應告訴孩子這四件事,而不是簡單替他們承擔。

讀書不能確保走上頂峰

卻可讓你免於跌落穀底

新聞中22歲男孩的現狀,到底是怎樣造成的?

很大的一個原因,就是母親劉女士對孩子成績的不以為然。

劉女士是高薪的公司高管,一直都覺得,就算孩子成績差些也沒有什麼。

然而,成績差真的就不算一回事嗎?

要知道,和成績差相對應的,是孩子自控力、自律力,甚至時間觀念的同步下滑。

還記得,去年那張刷爆網路的「烏鎮網際網路飯局」圖片嗎?

在烏鎮的網際網路大會上,丁磊、馬化騰等人組織了幾場飯局。

眼尖的網友發現,參加飯局的網際網路大佬們,幾乎都是名校出身。

當然,不是讀書,考上了好的大學,你就能達到這樣的高度。

但讀書,一定可以開闊你的視野,培養你的思考能力,養成你優良的習慣,讓你邂逅更多優秀的人。

讀書,未必能讓你身價暴漲,到達人生巔峰,但一定能讓你活得更灑脫,和自由。

所以,請不要放任孩子成績變差,請告訴孩子,讀書能讓你免於跌落穀底。

父母的婚姻

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所謂生活的一部分,在這裡,有兩層意思。

一層是,不能因為自己的婚姻失敗,就把所有的鬱悶和埋怨,都傳遞給孩子。

另一層是,不能因婚姻出了問題,就不顧原則,無底線地對孩子好,寵愛到極點。

任何一種,都過猶不及。

新聞中的母親劉女士,犯的正是第二種錯誤。

正確的做法,應該是什麼樣的?

那就是,婚姻穩定的時候,給孩子足夠多的溫情,給他們三觀正確的家教。

如果婚姻實在不可維繫,也應該告訴孩子,爸媽的婚姻只是一種意外。

不賣慘,不越界,就算婚姻出了裂痕,也不過多影響孩子。

在這一點上,演員李亞鵬的做法,就非常值得稱道。

雖然他早已和王菲離婚,婚後獨自照顧女兒,但他和女兒關係極好,更多是默默關懷,而非竭盡所能。

所以,現在的女兒李嫣,優雅而自信,大方且得體。

選擇是一種手段

試錯是一種獲得

說實話,對新聞中這個22歲的小夥子,我不忍太多批評。

因為他的人生,一直都在父母的安排和計畫中。

離婚了,就給他看起來無憂無慮的生活。

成績實在糟糕,就安排他去國外讀預科。

然而,過早提前設置的人生,一眼看得到的未來,何嘗不是一種剝奪。

如果,能給這個小夥子自我選擇的權利,就算他一次次地試錯,可能也不是現在這般模樣。

要知道,對孩子來說:

自我的選擇,是一種成長的手段,試錯,看似不如人意,卻是另一種經驗和閱歷的獲得。

但這樣的父母,太少了。

曾經,我就認識一個北大畢業生。

當年,他以高分考上名校,畢業後,他想出國,父母卻以命相威脅,要他回老家考公務員。

在父母看來,這才是最光鮮體面的工作。

年輕人考了好幾次,都沒考上,父母又不允許他離開本地,他只能去了家非常小的企業工作。

中國人的家庭關係裡,有太多的不正常,父母有林林總總的要求,孩子承擔了過多的安排。

這樣做的結果,只能讓孩子的人生不斷被限制。

如果你真的愛孩子,一定要有著界限感,要告訴他們,可以勇敢去選擇,和試錯。

你不上進

會帶來一生卑微

我一直覺得,好的家庭教育,一定要稍稍有些「壓迫感」。

什麼是壓迫感?

就是你要讓孩子覺得,過上好生活,沒那麼容易。

如果你不努力,不上進,可能會帶來一生卑微。

這不是要給孩子太大的壓力。

而是因為,我們多數人,都是普通人,努力和上進,是不多的可以自己把握的東西。

在「22歲男孩留學兩年敗光200萬」的新聞中,這種壓迫感,正是其所缺少的。

這也是悲劇的緣起。

去年暑假,我接待了一個老家的親戚。

他匆匆趕到長沙,是因為上大學的兒子,遊戲成癮,好幾門課程,都沒有及格。

他問我,有什麼好辦法?

我建議他,把孩子強制性帶到老鄉的建築工地上,讓他全職做幾天農民工。

他後來電話我,從工地上回去不久,孩子自動戒了遊戲。

我不是對農民工有什麼成見,相反,很尊重他們。

我之所以這樣建議,是因為相信:

親戚家的小孩,在烈日下的工地上做上幾天,一定就會明白,如果自己不上進,未來的生活,可能遠不會有想像的那麼美好。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