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級的修養,是尊重別人跟你不一樣

2017年06月13日     36033     檢舉
最高級的修養,是尊重別人跟你不一樣

 

 

最高級的修養,是尊重別人跟你不一樣

 

去美術館看畫展,遇到阿西與她的新男友。

阿西換種心情就換個男友,但這屆男朋友我感覺不錯。

名字也好聽,叫簡白。

是一所藝術院校的老師,說話溫文爾雅。

因為印象好,看完畫展,大家一起吃飯。

吃飯的時候,得知跟我一起去的女友自己開攝影工作室,簡白談起日本藝術家蜷川實花。

對於蜷川老師的作品,我不反感,但我朋友不喜歡。

 

所以當簡白滔滔不絕的時候,她一直默默吃菜。

簡白忍不住問:「你搞攝影的,不研究蜷川實花?」

我朋友只好實言相告:我不喜歡她的風格。

最高級的修養,是尊重別人跟你不一樣

 

飯局的後半場,成了簡白向蜷川實花老師致敬的專場演講。

他使出體內洪荒之力,甩出各種專業術語,試圖說服我朋友,蜷川實花很偉大,你應該喜歡她必須喜歡她。

我朋友一向溫和,最後也被逼急了,說:「不喜歡她的作品是我的自由啊。」

「那日本攝影師,你喜歡誰?」

「森山大道跟荒木經惟。」

「有沒有搞錯!你心裡肯定住著個男人!」

 

幸好飯吃完了。我拉著朋友去停車場。

問她對簡白的印象如何,她說:「挺有才華的,可惜沒修養。」

我問她覺得什麼是有修養,她說像白先勇那樣,讓別人有「不喜歡」的權利。

最高級的修養,是尊重別人跟你不一樣

 

臺灣主持人陳文茜與作家白先勇是好朋友。

白先勇的青春版《牡丹亭》轟動兩岸三地,很多內地年輕人不是通過小說《謫仙記》、《金大班的最後一夜》,而是青春版《牡丹亭》才知道白先勇的。

這麼偉大光榮有品位講藝術的事,陳文茜卻不感興趣。

白先勇發現以後,很少在陳文茜面前講青春版《牡丹亭》的演出情況,更不請她發表意見。

但這完全不妨礙兩人繼續做朋友,陳文茜說:「對此,我非常感謝!他可以創新,我可以頑固,誰也不去說服誰。」

 

「這就是修養。寬容別人的『不喜歡』,尊重別人與你不一樣。

哪怕世界上最偉大的藝術家、最昂貴的奢侈品、最美的人,也不必人人欣賞和喜歡。」朋友說。

很多人,可以幫你開車門,請你吃飯,誇你漂亮,但一遇到意見不同的時候,就暴露出修為不夠,變得急躁、有攻擊性。

最高級的修養,是尊重別人跟你不一樣

 

修養是一個複雜的問題,它的基礎部分與教養重疊。

比如不隨地扔垃圾、不在公共場合大聲說話、擅於傾聽、有契約精神等等。

但修養與教養最大的區別是,教養是習慣,是原生家庭與學校教育教化的結果。

而修養是智慧,是不斷戰勝自己的佔有欲與好勝心,慢慢穩妥慢慢寬容,把石頭一樣的自己,打磨成溫潤的璞玉。

真正有修養的人,從不對他人的生活指手劃腳。

 

他們獲得尊重的方法不是去駁倒誰、戰勝誰,而是用尊重換取尊重,以自由交換自由。

我認識一對夫妻,丈夫很喜歡吃榴槤,太太覺得特別臭。

但太太逛水果店的時候,會主動買榴槤回來。

丈夫更絕,搬把椅子,去社區的草地上,邊曬太陽邊大快朵頤,吃完用濕紙巾擦乾淨手、嘴,嚼兩粒口香糖再回家。

一對有修養的人在一起可真好。

不管愛情有沒有變成親情,至少我不必變成你。

 

那些表面對你很好,卻永遠都在干涉你、管教你,希望你成為他的影子的戀人,再深的愛也補不上修養的淺。

修養也體現在對於少數分子的寬容與接納上。

我被朋友拉去參加過一個靈修班,老師以前是文藝女青年,後來出了自傳、當了作家,開始研究心理學與靈修。

大部分學員都是她的粉絲,她說什麼都點頭,偶爾有一兩個人站起來提問,總是問題還沒說完,就被老師溫柔地打斷。

 

最高級的修養,是尊重別人跟你不一樣

 

整個交流過程中,我始終有種被質疑被綁架的感覺,特別不舒服。

後來我看她的書,裡面有一段寫到:每當我看到一對男女,推著孩子,其樂融融的樣子,都覺得他們好可憐,他們的世界如此狹小……

原來,學習心理學,並沒有讓她變得寬容、智慧、有修養,反倒變得狹隘、自負、無禮,臉上永遠寫著「我最正確」。

有修養的人,很少認為自己正確、高級,他們尊重每個人的努力與選擇。

 

有修養的人,既不樂觀也不悲觀,而是客觀。

他們不相信世界上有絕對三觀相合、趣味相投的人,就像不相信有完全相同的兩片樹葉。

他們以極大的善意對待身邊的朋友、親人。

因為你是人,我就善待你,而不因為你是跟我一樣的人,我才善待你。

有修養的人最聰明。

他們明白自己就是他人的鏡子,你以什麼態度對待別人,別人就會用什麼樣的態度還擊你。

你柔軟了,世界才能溫柔待你。

最高級的修養,是尊重別人跟你不一樣

 

畢竟活著不是為了考試,不必拼正確、拼輸贏,而是看誰活得更舒服、更自在。

修養就是一種自在。

給他人自在,給自己方便。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