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喝酒的男人和喝酒的男人 (精闢)

2018年10月28日     22530     檢舉

男人的一生,絕大多數時間應該是和酒度過的。真正的男人,不可以沒有女人,更不可以沒有酒。

酒,對於男人,就想想像之於詩人,脂粉之於美女,是男人的精魂與點綴。男人,因沒有女人而寂寞,倘若沒有酒就更寂寞了。

高興時痛飲,憂愁時獨酌,痛苦時猛灌。你可以想像,在男人的世界,女人要遜色於酒。

男人對酒的迷戀程度,遠大於對女人的迷戀的程度。女友老婆可以幾日不見,酒不可一日不見。

酒精的作用帶來的亢奮,刺激,飄飄欲仙的感覺,遠勝於女人的碰撞。

女人們對男人飲酒深惡痛絕,卻欲罷不能。男人如酒,透明清亮的幹型黃酒,近乎酒精的濃烈,燒灼,芳香,卻如同繚繞煙霧,撲朔迷離。

男人如酒,瓶壁標定的度數,衡量不出真切的感覺,非得親口品飲,才能探出他的深淺。

男人如酒,沒有絕好的酒量,沒有定力的把握,不要輕易去碰他,醉後的傷身傷心,決非女人們都能夠消受得起的。

男人如酒,喝一口便讓你醉幾分,能讓你沉溺,讓你傷神,醉一場是否真的可以痛個過癮?是否在夜深人獨立時肝腸寸斷不會化成淚痕?

然而,不動聲色的海量的酒客,品嘗好酒的酒客,卻總是女人。 所謂雄性的男人,應當先愛酒,方能征服女人。

品酒,然後品女人,方懂得愛的濃烈與深沉。喝酒的男人,應當激情澎湃,是不會讓他的女人受到委屈的,他會是女人阻擋風雪的大山與高牆。

男人喜歡喝酒,不同的男人不同的酒。不上檔次的啤酒,典雅的五糧液,漫柔的黃酒,悲壯的伏加特,淒涼的竹葉青,暴躁的二鍋頭。

真正的男人,應當選擇伏加特和二鍋頭,那是世間悲恨喜樂的最好表達,抑或志同道合卻淪落天涯人的衷腸傾泄。

「酒逢知己千杯少」,舉杯推盞,酩酊大醉,倒也酣暢淋漓。即使沒有詩仙詩聖的才氣,也要作出凡夫俗子的放浪不羈。

三杯落肚,話匣子立刻爆開,海闊天空古今中外一股腦兒湧動出來,說個滔滔不絕,水漫金山。

「六六順」,「五魁手」,嚎啕大叫,響徹雲霄,男人的野性的至尊的摧毀一切的聲音!

人類的歷史,是一部男人的歷史,也是一部熱血與酒的歷史。從杜康到伏加特,從紅高粱到白蘭地,你不難從歷史聞出它們的酒香。

「對酒當歌,慨以當慷」;「鴻門宴」是男人智慧的較量;「杯酒釋兵權」是男人的霸氣與謹慎。

不喝酒的男人,是不可愛的。喝酒的男人,各有各的可愛:每每喝酒每每不醉的男人,最能高瞻遠矚,凡事運籌帷幄;

微昏薄醉,醉眼蒙朧的男人,冷眼旁觀,世界看得更清楚,不醉不休;酩酊大醉的男人,有著難得糊塗的灑脫與超然。

縮頭烏龜,畏首畏尾的男人,是他們骨子裡缺乏酒的原故。故捨生取義者,唯喝酒的血性男兒。

酒是男人的詩,是男人的翅膀。酒與男人,構成了這世界的陽剛之美!

相關閱讀